欣赏与销售
 
临摹与创新

临摹与创新心得
 

晚明著名书法家董其昌云:学书不比临古人,必堕恶道。明代谢肇也云:凡学古者,其入门须用古人之法度,而其究竟,须运自我之丰神,不独书也。所以说临摹是习字学书的必由之路。自古以来,书法的继承与创新都是在临摹的基础上进行的,临摹是学习书法的第一步,历代书法大家对临摹都非常重视。笔者根据近几年的书法教学实践和研究,对临摹的方法、步骤和意义做了一些探索,想和书法爱好者进行一个交流,并就“临摹”与“创新”的问题作一个初步探讨。

“描”与“摹”在书法学习中的混淆

“描”与“摹”在书法学习中是两个不能混淆的概念。我认为,不能用“描”代替“摹”,二者在技术上是完全不同的。在描红的过程中,不讲究起笔、行笔、收笔等技术问题,既没有技术方法,也没有艺术思想,只要把空心字涂满就达到目的了,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,在书法教育中应坚决杜绝“描”字。那么“摹”是什么呢?“摹”就是按笔法进行书写,是临摹中的第一步,“临摹”这两个字是书法学习过程的两个步骤的精辟概括,对初学者来说,第一步是“摹”,第二步是“临”,然后“临”与“摹”交替进行。常用的“摹”的方法有:用透明的塑料纸放在字帖上,上边再放上薄宣纸进行“摹”写,或者把字帖双钩下来再写。在写的过程中要注意起笔、行笔、收笔等技术问题,还要认真体会艺术规律,这就是“摹”和“描”的最本质的区别。

临摹:是用艺术的方法去表现技术

艺术是什么?艺术是节奏。临摹就要去表现节奏、表现快与慢的节奏。在书写中所谓的快和所谓的慢都不能表现节奏,节奏是快与慢的结合,缺一不可。对初学者来说,在行笔时快与慢一定要分开。具体地说:在临摹时严格地按照笔画的书写规律进行。在这些起笔、行笔、收笔过程中要用艺术的手法去表现:起笔慢、行笔快、收笔慢、空中行笔快、再回到起笔慢,这样不停地循环。常说的书法的练功,就是练这样的功。练在行笔中的节奏、练在运动中的变化、练对艺术的感觉,如能感觉到笔书写时的节奏和心脏、脉搏跳动的节奏相合,就一定会有舒爽的感觉,这时笔的运动与情感是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。

临摹是两种不同的学习方法。在书写过程中,首先要学会“摹”,“摹”是衬着字帖用笔法进行书写,“摹”到了一定程度后,就要进行第二步:“临”,“临”就是看着字帖用笔法进行写,“临”又分为“实临”和“意临”两种,“实临”的基本要求是写出的字与字帖一样为佳,“形似”是“实临”追求的最高境界,而“意临”则要求形神兼备,是高层次的临摹。不论是“实临”还是“意临”,都对字的点画形态、用笔方法以及结体有严格的要求。

首先应对帖中之字进行综合的分析比较,将其结体用笔的法度与规律以大到小地梳理出来,以获得临摹的自由和主动。

临摹时只要用心观察、比较,是很容易发现些规律的,分析、整理特点,才能触类旁通,以简驭繁,把帖临活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企及和掌握前贤法度的目的。

临摹是创作的基础

“一点一画必求肖合”,一字一行,务追酷似,而当临摹到下笔即有某家某帖的体势时,就不可再一味地务求形似而亦步亦趋了,此时临帖,应以求神似为主。行神兼顾,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和境界。这就需要对所临之帖先作一番把玩、研究、欣赏,揣度书家的立意,分析书家的技法,捕捉范字的神韵,然后在带着自己的心得体会去临。谢肇有一段话:“(此时临帖)须先得其大意,自首至尾,从容玩味,看其用笔之法,从何起构、作何结煞,体势法度,一一身处其地而仿佛如见之。如此既久、方可下笔。下笔之时,亦便匆求酷似,且须泛澜客与,且合且离,神游意合。久而习之,得其大概,加以润色,即是传神手矣。”由形似至神似,已是有了质的飞跃,已经初步具有自我的个性、风格之后,便要进一步博取百家精华,广集群贤众妙,融而化之,混然天成,诚登此境、物我无间、可谓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书矣。

因此,书法创造来源于临摹,是临摹使书法得到了继承,使创作使书法得到了发展。

临摹是体会古人用笔的技巧的方法,是克服自己不良“习气”的良药,我们要重视临摹,在临摹的基础上进行创新。一味地脱开临摹的创新,那必定是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。如果在书法的创新中,感到困惑、迷茫、无路可走时,最好的解决办法还是临摹。所以说,在书法学习中,临摹得再多也不为过。在当前的书坛,有这样一种现象,过分强调了创新,取笑临习古代碑帖学习书法的人是“颜柳膝下的磕头虫”,致使不少人望古帖而畏讥,不敢去临摹。其实,按照中国人的传统礼仪,在中华艺术瑰宝面前,顶礼膜拜又何耻之有?

   山西日报

   李旭琴

 

版权所有:江苏国画研究网   苏ICP备1102833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