欣赏与销售
 
作者


刘敬楚


 

刘敬楚

19564月生,笔名楚人,刘楚人,湖北孝感人。习字三十多年,临池不辍。

书法作品多次参加全国大展大赛并获奖,或被作为精品收藏。书法作品曾获甘肃职工书画大赛一等奖;甘肃省庆回归迎千禧书画摄影大展一等奖;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组织的情系西部书画摄影大展优秀奖等;书法作品曾被《跨世纪中华书画精英大典》收藏,书法作品曾入选《中国书法美术赴澳展作品集》《中国书法美术家艺术精品集》、《中国牡丹书画专集》等书,个人资料被收集在《中国人才库-教育卷》中。现为安徽马鞍山市书画协会副秘书长;安徽和县作家协会常务理事.南京山水国画研究院高级书画师。

刘楚人作品

窗外,我听到了故乡的声音
        每天清晨,便早早的起床,未加洗漱,于书房习字。整个小区还在睡意中没有醒来,只有早起的鸟儿,开始呼朋唤友,叽叽喳喳叫个不停,直把整个小区叫醒。那声声的鸟鸣,透过窗帘,没有故乡的潮湿,没有故乡的空灵,没有故乡的自在,没有故乡的清纯,但多多少少,让我听到了故乡的声音。
   儿时的故乡,是个贫瘠的乡村——河流,水库,池塘,丘陵;农田,菜畦,竹园,松林……,那里的味道淡雅清新,那里的记忆刻骨铭心。
   那时候,乡村的早晨,总是在鸟儿的晨曲中醒来,伴以鸡鸣狗叫声,早起老人的咳嗽声,耕牛的哞哞叫声,偶尔也有一两声婴儿的啼哭声。那声音是那样的自在,自然,谐和,动听;是那么的自我,自得,幽远,清新。而自由熟稔的鸟鸣,总能让我魂牵梦萦。

每年的春天,鸟儿们经过一个冬天的沉寂,便活跃起来,努力地展现歌喉,尽情地歌唱春天。走在阳光下的田埂上,或者骑在牛背上,牛儿悠悠的吃着草。风轻轻的吹着,和煦的阳光照着,鸟儿从空中飞过,或从侧畔飞过,间或倏忽从麦地窜出,于眼前飞过——成双成对,成群结队,叽叽,啾啾,喳喳……那是一种怎样的春之声,春之景,春之情呢——那是爱情的乐章,那是生命的旋律,那是令人陶醉的天籁之音。

小时候,随母亲下地干活,总会情不自禁地看鸟儿自由飞翔,听鸟儿婉转歌唱。看着它们自由自在,翻飞上下,吟咏嬉戏,就会情不自禁地学着鸟儿的叫声,与鸟儿一起和鸣。甚至会沉浸在鸟儿的世界里,想象着它们的窃窃私语,它们的打情骂俏,它们的谈情说爱,它们的讨好卖乖。有时因过分的投入而忘记了劳作,而招致母亲的数落和责怨。但那时,我也并没有把母亲的责怨当回事,总想着鸟儿的世界是多么的美好——其时,我也是故乡的一只小小鸟了。

  故乡的鸟儿们,就是我儿时的小伙伴,它们似乎是一个个小歌者,天天在无忧无虑歌唱。不为生活而烦恼,不为工作而劳碌,不为情感而困顿,不为纷争而狂躁。它们叫得恣肆,鸣得欢畅,在天地间这个大舞台自由翱翔。大概的确是从小就模仿鸟儿的叫声的缘故吧,以至于造就了我一副好嗓音,即便今天年岁已高,声带小结,唱起歌来还是那么高亢圆润。是呀,在我的嗓音里,永远留有难以磨灭的故乡的声音。

  今天,离开故乡几十年,住在城市里,家乡的声音不再常听。然而,灵魂深处的记忆,生命中从小就烙刻的符号,是不会改变的。

  其实,城市中也有鸟,也有鸟叫,也能勾起我许多的乡音,激起我的心潮。然而,家乡的声音是潮湿的,是空灵的,是自在的,是清纯的。那里有新翻泥土的味道,有大雨后阳光的味道,有早晨薄雾弥漫的味道,有傍晚夕阳西下稻花的味道……

  故乡,我虽然不在你的怀抱,然而,故乡的声音,故乡的味道,那是不变的记忆符号——不管在天涯,在海角,我还是你声音里的那只小小鸟。


 

 



作品展示 更多
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楚人作品
 
刘敬楚作品
 
版权所有:江苏国画研究网   苏ICP备11028332号